{{ 'fb_in_app_browser_popup.desc' | translate }} {{ 'fb_in_app_browser_popup.copy_link' | translate }}

{{ 'in_app_browser_popup.desc' | translate }}

本地農夫製作的家鄉糭現正預訂,另外有包糭班,歡迎參加!

本店送貨現擴展到長洲、梅窩及大嶼山大澳,請多多支持!

$380特惠送貨,適用於部份本地菜、雲南蔬菜、部份蔬果、新鮮肉及急凍食品,詳情瀏覽此處

農業不只是食物

有很多人看待農業的關係僅是「食物」,而食物的來源就是「用錢購買」,若僅停留在單純的消費者心態,雖然會著眼於食物品質和安全,但卻消失了對食物倫理的認識。購買食物除了是支出,若能試著理解為什麽麵包比小麥更便宜,這當中是你剝削了我,還是我也在剝削其他地區的生產者?這背後存在的因果關係。

近20年的情況

有一日種一日,沒有長遠的想像

1997年時,香港只有幾個人在做有機耕種,大家都認識。農夫的有機菜要自己找市場,做很多商業性的推廣、教育和說明等等。慢慢,有些有心人(以中產階級居多)關心食物安全,會成為有機農夫的訂戶。有時他們也會到農場取菜,不必農夫到戶配送,之後又有一些私人的小組訂戶等等,都是小型小量在進行。到了2002年左右才有地區性的農業市集,主要是讓生產者擺攤,出售自己的有機產品。

 

20年來,本地農業產生很大的轉變。宣傳和推廣多了,現在政府的批發蔬菜市場都接受有機農產,傳統的市場也有零售,當然,外來的有機產品也都湧入市場了。現在老農夫退休的多,沒有人接手,很多本地品種逐漸消亡,年輕一代,特別是有機農夫,有手藝的沒有多少,種植心態是有一日種一日,沒有長遠的想像,好像沒有明天那般,許多農法無人承傳。

本地農場招聘的外地勞工

香港從事有機種植的人十分稀少,然而世代更迭,老農夫知識手藝逐漸消逝、新一輩經驗不足的現實問題,也使得香港農業正面臨著「多樣化」逐漸消失的危機。

美孚新邨經營的社區小店

這幾年社會追捧小店、社區、本地生產,也許都與政治有關吧。只是回到香港農業的問題,並不只能用政治解釋一切,環保、生態的關注也是推動本土農業的動力。

大帽山川龍的農地

位於大帽山腰,村內主要居住新界原居民曾氏,。由於川龍的地理位置水源充沛,位於山上溫度適宜,因此六十年代開始成功種植優質西洋菜。 現時仍有少量村民在川龍種植西洋菜。每逢中秋過後,到了西洋菜的收成季節,吸引不少食客一嚐本地新鮮西洋菜。相比其他已經失傳的新界菜種,川龍西洋菜種得以保留主要由於仍有農務活動。不過,農夫表示後繼無人,難以持續,川龍西洋菜有失傳的危機。

本地農夫梁本堅親自晒的臘肉

現在老農夫退休的多,沒有人接手,很多本地品種逐漸消亡,年輕一代,特別是有機農夫,有手藝的沒有多少。

《香港原味道》(英語:Homegrown Flavours)

《香港原味道》是無綫電視製作的飲食節目,發掘香港本土食材的源頭, 節目經歷了四個年頭,介紹了不少本地的農產品以及本地生產的優質作物。

香港有機農夫黃如榮

移居英國3年的香港有機農夫黃如榮 (Wong Yuwing),曾經在香港元朗錦田大江埔村開設有機農場, 可以算是本地有機界的代表人物。現在黃先生在英國當地當地開設有機農場分部,推廣有機耕種。

Image Title

Input text contents to promote your event, or tell the story about this slideshow.

本地種植的有機士多啤梨果園

除了買士多啤梨外,港人亦會到本地的士多啤梨園採摘士多啤梨,邊摘邊吃或帶回家。香港的士多啤梨園亦看準了港人愛吃日本士多啤梨的喜好,種植日本士多啤梨

本地農場 面對的不是技術的問題

本地農業面對最大的問題是技術,但現實中,我們業界卻少有提到這點。大概是因為,技術總可以去學,銷售、蟲害、天氣所關係到的結,卻始終不是人人能解。

本地農夫阿竹:農夫兼顧多職 產量被逼減少

如今許多有機農夫每天在落田以外,還要為銷售奔波,兼顧宣傳、客服、分菜、包裝、送菜,倒頭來少了時間種植,影響產量,結果客源少,本來可以種兩轉菜的地,變成種一轉可以長時間待在泥土裏的甘筍、紅菜頭等,慢慢等賣清,土地「翻桌率」低,產量也自然少。

買賣做不起來,不夕陽也變夕陽。

蔬菜統營處(VMO)

從前的本地菜,有蔬菜統營處(VMO)這個渠道去銷售,農夫只需將菜交到就近的菜站,合作社將之運到長沙灣批發市場,菜就能散落全港,農夫不用煩惱,消費者也有靚菜吃。只是八、九十年代開始,大量大陸菜供港,菜價壓低,VMO這條路幾乎不再是路。

農業園-能否成為香港農業救命草

前特首梁振英曾於2016年《施政報告》提出「新農業政策」,當香港市民對農業發展有了新的期盼之際,位於新界東北古洞南蕉徑的農業園便是一例。被劃作第一期農業園的蕉徑本為常耕農地,水源、土壤資源及地理脈胳都十分適合土壤耕作, 但同時間被作高科技發展區,卻未知有何部署。

香港還有活豬場

香港人很無耐,到任何一街市、超市都會見到「本地豬」;好似全港都在售賣香港本地豬,實際是從中國進口到香港活豬然後在香港屠宰都話係本地豬。本地有 養豬場引入台藉歐裔黑毛豬飼養 自產自銷,為本地豬殺出血路。

本地農場招聘的外地勞工

香港從事有機種植的人十分稀少,然而世代更迭,老農夫知識手藝逐漸消逝、新一輩經驗不足的現實問題,也使得香港農業正面臨著「多樣化」逐漸消失的危機。

美孚新邨經營的社區小店

這幾年社會追捧小店、社區、本地生產,也許都與政治有關吧。只是回到香港農業的問題,並不只能用政治解釋一切,環保、生態的關注也是推動本土農業的動力。

大帽山川龍的農地

位於大帽山腰,村內主要居住新界原居民曾氏,。由於川龍的地理位置水源充沛,位於山上溫度適宜,因此六十年代開始成功種植優質西洋菜。 現時仍有少量村民在川龍種植西洋菜。每逢中秋過後,到了西洋菜的收成季節,吸引不少食客一嚐本地新鮮西洋菜。相比其他已經失傳的新界菜種,川龍西洋菜種得以保留主要由於仍有農務活動。不過,農夫表示後繼無人,難以持續,川龍西洋菜有失傳的危機。

本地農夫梁本堅親自晒的臘肉

現在老農夫退休的多,沒有人接手,很多本地品種逐漸消亡,年輕一代,特別是有機農夫,有手藝的沒有多少。

《香港原味道》(英語:Homegrown Flavours)

《香港原味道》是無綫電視製作的飲食節目,發掘香港本土食材的源頭, 節目經歷了四個年頭,介紹了不少本地的農產品以及本地生產的優質作物。

香港有機農夫黃如榮

移居英國3年的香港有機農夫黃如榮 (Wong Yuwing),曾經在香港元朗錦田大江埔村開設有機農場, 可以算是本地有機界的代表人物。現在黃先生在英國當地當地開設有機農場分部,推廣有機耕種。

Image Title

Input text contents to promote your event, or tell the story about this slideshow.

本地種植的有機士多啤梨果園

除了買士多啤梨外,港人亦會到本地的士多啤梨園採摘士多啤梨,邊摘邊吃或帶回家。香港的士多啤梨園亦看準了港人愛吃日本士多啤梨的喜好,種植日本士多啤梨

本地農場 面對的不是技術的問題

本地農業面對最大的問題是技術,但現實中,我們業界卻少有提到這點。大概是因為,技術總可以去學,銷售、蟲害、天氣所關係到的結,卻始終不是人人能解。

本地農夫阿竹:農夫兼顧多職 產量被逼減少

如今許多有機農夫每天在落田以外,還要為銷售奔波,兼顧宣傳、客服、分菜、包裝、送菜,倒頭來少了時間種植,影響產量,結果客源少,本來可以種兩轉菜的地,變成種一轉可以長時間待在泥土裏的甘筍、紅菜頭等,慢慢等賣清,土地「翻桌率」低,產量也自然少。

買賣做不起來,不夕陽也變夕陽。

蔬菜統營處(VMO)

從前的本地菜,有蔬菜統營處(VMO)這個渠道去銷售,農夫只需將菜交到就近的菜站,合作社將之運到長沙灣批發市場,菜就能散落全港,農夫不用煩惱,消費者也有靚菜吃。只是八、九十年代開始,大量大陸菜供港,菜價壓低,VMO這條路幾乎不再是路。

農業園-能否成為香港農業救命草

前特首梁振英曾於2016年《施政報告》提出「新農業政策」,當香港市民對農業發展有了新的期盼之際,位於新界東北古洞南蕉徑的農業園便是一例。被劃作第一期農業園的蕉徑本為常耕農地,水源、土壤資源及地理脈胳都十分適合土壤耕作, 但同時間被作高科技發展區,卻未知有何部署。

香港還有活豬場

香港人很無耐,到任何一街市、超市都會見到「本地豬」;好似全港都在售賣香港本地豬,實際是從中國進口到香港活豬然後在香港屠宰都話係本地豬。本地有 養豬場引入台藉歐裔黑毛豬飼養 自產自銷,為本地豬殺出血路。

本地農業發展

有機耕作
漁護署在2000年12月開始舉辦「有機耕作轉型計劃」,開始時只有吳家村和大江埔兩個有機轉型區15個農場,到現在發展至7個主要菜區(吳家村、大江埔、坪輋、粉嶺、八鄉、上水和大埔),合共有196個農場參加了漁護署的有機耕作支援服務。有機耕作產品在超級市場、健康食品店、農墟和街市等地方銷售。漁護署亦與菜統處緊密合作,為有機農友收集蔬菜,再運往長沙灣批發市場進行銷售。而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、香港有機生活發展基金及菜聯社亦定期分別在嘉道理農場、中環、大埔菜站及屯門舉辦農墟。

2002年12月由浸會大學、綠田園基金(前稱綠田園)和香港有機生活發展基金(前稱香港有機農業協會)聯合組成「香港有機資源中心」正式成立,制訂「有機生產及加工標準」,於2004年底正式接受有機農場及加工場的有機認證申請。

 

信譽農場
漁農自然護理署及蔬菜統營處於1994年聯合推行「信譽農場計劃」讓菜農自願性參與,推廣優良園藝操作及環保作物生產方法,確保農夫生產優質及安全食用的蔬菜,保障市民健康。蔬菜統營處負責批銷信譽農場的全部產品,並以印有特別標記的籮咭(沽貨單)作識認,以菜統處註冊的「好農夫」品牌批銷至指定的街市菜檔發售,每日的供應量可高達100公噸。

 

農地復耕計劃
蔬菜統營處透過法定的用途分區制推行「農地復耕計劃」用以保護優質的耕地,協助農民改善灌溉、排水系統、農場通道和租地安排,幫助農民在休耕地上恢復耕作。自1988年推行以來,每年平均有10公頃的農地恢復耕作。但可復耕的土地長期供不應求,加上近年越來越多人從事務農,2011年據報輪候名單約有170多人,估計要等兩、三年才可獲得租賃土地。

小店、社區、本地生產

這幾年社會追捧小店、社區、本地生產,也許都與政治有關吧。特別是80後、甚至90後出生,土生土長的年輕人都在建立自己的根,培植本土意識,這也與政治背景分不開關係。只是回到香港農業的問題,並不只能用政治解釋一切,環保、生態的關注也是推動本土農業的動力。

香港漁業

捕撈漁業

 

昔日的「香港八大漁港」,分別是香港仔、筲箕灣、大澳、長洲、青山灣、大埔、沙頭角及西貢市,甚至維多利亞港的前身也一個漁港。香港漁業早於香港開埠之前便已出現,到現時在香港的本地產業中仍然有一定的重要性。捕捉魚類及水產業均為香港提供一個穩定的活魚供應。香港的漁業由捕撈、海魚養殖及塘魚養殖組成,2005年捕撈漁業及海魚養殖業的產量約佔香港海鮮食用量的26%,而塘魚養殖業的產量約佔淡水魚食用量的6%。

 

2013年6月起漁護署停止發出漁船登記證(俗稱捕魚證),又缺乏年輕人新血入行,漁業已有式微現象。

 

水產養殖

 

在2011年有26個養魚區,面積共209公頃,持牌的海魚養殖者由1987年的1,854個名逐步減少至2011年的約1,015名,產量估計達1,185公噸,價值約9,400萬港元,約佔本地活海魚食用量的8%。漁護署於2002年在榕樹凹和滘西養魚區用作休閒垂釣活動的試點,由於計劃受到公眾和所參與的海水養魚戶歡迎,漁護署將計劃拓展到其他養魚區,現時有11個魚類養殖區內設有獲准進行休閒垂釣的魚排。

香港本地飼養生豬

業界數字,2007年香港本地豬農供應每日不過900頭生豬,而五豐行供港有4000多頭。香港政府政策,為環保不鼓勵本地養豬業,並且在2006年積極收回本地豬農戶牌照。現時,香港的屠房由政府建築,由五豐行獨家管理。

 

香港的新鮮/急凍/冷藏豬肉有超過22%來自由中國大陸及其他地方進口的「生豬」,由五豐行批發、拍賣,再於香港上水屠房及荃灣屠房屠宰。之後,再由政府衛生署派員檢驗,合格蓋印,物流分發至港九新界各地區街市及超級市場零售。當然,除了中國大陸,由南非及泰國等外地也有入口生豬,是合法進口的。 非法進口的,則是未經香港衛生署檢驗,食品衛生沒有保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