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位顧客,

最近我們為我們的舊生意夥伴永慶圍劉女士 (Cindy) 對「永慶圍有機農場」以及李家鴻先生所提出的指控,使我們公司業務嚴重受創,對於劉女士在本人管理的WhatsApp群組公開雙方爭拗,質疑本人的誠信,嚴重影響部份客戶的信心,本人希望藉着本文交代,以正視聽。

要點

  1. (新平台的HGF客戶) 給"永慶圍" 支票
  2. 永慶圍有機農場 ”戶口”
  3. 永慶圍股東
  4. 永慶圍沒有產品在餸您健康平台銷售
  5. 餸您健康平台出售的永慶圍農場椰菜
  6. 以過低收購價收購永慶圍有機農產品
  7. 永慶圍農場的”農舍”

 

 

本人回應

 

1. (一個新平台HGF的客戶) 給"永慶圍有機農場" 支票

永慶圍村劉女士對我們群組看到的支票,提出質疑,顧客雖然沒有購買任何永慶圍的產品。然而,本人公司向客戶銷售,客戶開出支票自然以我公司名字開,何須此問。

 

2. 永慶圍有機農場 ”銀行戶口”

2019年,我本人以有機農場名字成立了一間「永慶圍有機農場」無限公司,經營及銷售銷售農產品業務,由始至終,沒有加入過任何合夥人。最初,便是使用這個農場的名字,主要原因是永慶圍有機農場由我一手創辦,而永慶圍農場則由本人及另外兩位股東包括鄭小姐 (珊姐) 及馮先生一起投資,業務各不相干,以本人開設這個銷售渠道及使用公司名字,一直以來大家相安無事,互不干涉。及後,成立網店業務,再改為使用「餸您健康」的名字作為網店名稱,網店基於公司註冊法例,使用「永慶圍有機農場」作為母公司去登記,餸您健康以一個「分店」作為業務名稱。由於業務及銀行須持有商業登記,本人用公司名字作為銀行戶口是很合情合理。使用永慶圍有機農場作為本人業務,這事一直公開,並沒有隱瞞任何,並且,用公司名字代表永慶圍劉女士的「永慶圍農場」去展示及銷售一部份農產,包括有機菜,例如西洋菜,紅菜頭,馬蔗、四季桔等等,由2015年開始銷售至今(備注:2022年7月),一直相安無事。

 

在本人網店,2020開業至今,一切網店的運作、銀行付款方法,都使用「永慶圍有機農場」名進行,從無間斷。至於,劉女士認為本人開公司和銀行戶口,沒有經他們兩位「同意」,這個⋯⋯我從來沒有想過,亦沒有白紙黑字,因為使用永慶圍有機農場個名字,我認為經幾位農場合作夥伴默許本人的對外銷售生意業務前提下 ( 第一天經營這個農場就進行,亦很清晰地使用農場的名字進行永慶圍的Facebook博客文章以及網站,每星期我和農夫們都一直見面,如劉女士使用她的個人名字銷售一樣,何解需要得對方同意?一間公司開戶口何須得到任何人同意? – 除非永慶圍劉女士是合夥人或者股東)而且,本人放棄農場耕種,本人的確因為家人願望以及需要,毅然放棄農場,雙方清晰地交接,親自交回土地及托管給地主托管人馮先生接管,沒有收取分毫,然而事無大小,凡申請有機認證、每年政府化驗報告、過去風災賠償聯絡,本人仍然都一直與劉女士以及農夫馮先生回饋交待,親力親為,一直協助劉女士去處理這些行政工作,要交代的便交代,不應交代就不會交代。

 

3. 李家鴻先生有沒有永慶圍股東身份?

最初永慶圍只是一個復耕計劃,由一位鄭小姐 (珊姐)、農夫馮先生以及我三個人開始,最初鄭小姐建議我,推廣有機耕作,由我組織團購開始,後面大家各方出現意見,我是退出「永慶圍合資經營」這個合作,沒有參與耕種,改為銷售包括鄭小姐以及農夫馮先生有機菜,至今一直聯繫各大小農場包括永慶圍農地,以「永慶圍有機農場」名字經營生意。前年2019年成立一間網店,再以「餸您健康」作為網店品牌。至於,劉女士所說的永慶圍股東,如果指是永慶圍村現在耕種的部份,我相信與我無關。

 

4. 永慶圍沒有產品在餸您健康平台銷售

由2015年開始至今(雙方爭議前一個月),本人經營的「餸您健康平台「從無間斷」地出售包括永慶圍農場的農產品,每逢入錦田,都會親自聯絡馮先生及現任太太劉女士(Cindy) ,盡心盡力,一直以永慶圍為主場,有感平台生意未算穩定,收成產品未能配合銷售,更先後介紹了其他行家,收購永慶圍有機農場的農產品,從不計較,一切以永慶圍農場利益為前提

 

5. 餸您健康平台出售的永慶圍農場椰菜

自去年(2021年)疫情開始,客戶越多,原先合作的物流配送公司未能配合,採購、送貨、客戶聯絡,本人要事事親力親為,由早上6時,工作至深夜,大部份時間跑去新界大小農場及交收貨。去年開始,劉女士提出,有些永慶圍沒有的貨,應該下架,我樂於回應,亦回饋網店產品眾多,未必沒有遺留,本人自從2015年至2022年4月份從無間斷一直銷售永慶圍的蔬菜及農產品 (以及從我們的單據作為證據) ,2022年4月份仍然直接同永慶圍農場收購永慶圍的椰菜 (因椰菜屬於冷藏蔬菜,5月份仍然可以出售椰菜),直到最近本年(2022年)7月初,劉女士提出網店仍見到永慶圍的椰菜,本人承諾會要同事處理好,同時,劉女士以不同的方式威嚇和懷疑的觀點,以我存心欺騙客戶,本人感覺委屈,大家爭吵。

 

本人認同劉女士,出售的椰菜是屬於另一個農場的出品,該椰菜比較劉女士出售的貨品價錢更高,我們是用高價換低價貨品,在客戶查詢的情況,我們很樂意告訴我們的客戶,我們也明白客人的需要,也明白我們是得到客人的信任。至於沒有把永慶圍的椰菜下架,原因很簡單:我們這段時間,劉女士因她個人原因沒有交貨給我們,我們因此遺忘了更新產品資訊,導致「永慶圍的椰菜」一直上架及銷售。這事件上,一直跟劉女士溝通,一切只是本人各種原因,拖延了更新產品資訊導致

 

 

6. 以過低收購價收購永慶圍有機農產品

本人及公司原則,以農夫收入為前提,收購價錢以農夫定價為上,加上營運成本,希望薄利多銷,售價大部份價錢比行家訂價比較,已經低無可低(然而劉女士指我們銷售價格過高,導致他們農產品滯銷),同時,亦會反饋意見給農夫,價格應該存在公平性,沒有"有機認證"農場價錢,應該訂價稍低。至於永慶圍的農產品乾貨,本人有感價錢比其他生產者(包括俏姐)便宜,更加沒有任何「壓力」給農夫。更回饋劉女士做推廣,做試食包,加購價,希望推廣及支持更多本地生產者及農場,百花齊放。本人積極作風,對本地小農戶,身體力行,都是關懷備至,亦曾經對合作夥伴的關心,把自己的司機、工作多年的農夫,甚至供本人多年關係的供應商、合作農場以及客戶都舉手轉贈,沒計較過個人利益。最後,本人得到的回報是被奪走客戶、不供應蔬菜,本人遇到的,少部份只為個人利益、私相授受的利益者。本人深信,不是所有消費單純只看價錢,或者只求服務,還會看供應商背後的真心及所支持的價值觀。

 

7. 永慶圍農場的”農舍”

於2015年,永慶圍的「農舍」,是按照鄭小姐及馮先生建議,本人以興建農舍為前提,本人投入了約三萬元資金,更親力親為和另一位本人聘請的師傅一齊(包括搭建)修茸完成,當中倒是以農夫建議來完成。後來,有感於鄭小姐、農夫馮先生加入其他人士越來越多多,本人於是於2016年已經得到大家文字協議,本人退出了這一間農舍的任何權益。後續耕種,本人協議了只保留田邊另一間由本人親自搭建的小農舍,以及部份耕地,只存放鋤頭和肥料等工具。由此到終,從沒想過分租及分成任何利益,多年前一次颱風,本人更親自處理及清理雜物。本人不清楚永慶圍劉女士是否了解我事情的始末,不作胡亂揣測。

 

事件因由,本人相信一切和利益有關,由於業務所需,本人出售別家農場以及雲南農產品的銷售,本身是有前因後果,至於本人和別家農場舊夥伴的私人瓜葛,更不應相提並論。本人憑良心做事,對於土地權益,本人並沒有興趣過問,至於我公司經營收益虧損債項,一切有法律依據,不應作胡亂揣測,劉女士在本人顧客群組公開對質,對本人造成深沉影響,影響客戶信心,失去嘅客戶,一去不返。

 

以上部份,本人希望粗略概括地向本人客戶及朋友回應與交代,至於事情始末細節,一切已成過去,千金散盡還復來,何須糾纏。在業務上,對於我們雙方未能合作,深感遺憾,但顧念我們大家以往恩情,既往不咎。

 

敬上我們親愛的客戶

 

李家鴻 (代表餸您健康以及永慶圍有機農場公司)

 

參考資料

  1. 和永慶圍劉女士雙方協議聲明(附錄)
  2. 以切身體會的經歷訴說每一件產品背後的小農故事 — 餸您健康 (香港有機資源中心 第41期 機匯 春季刊 2022)

 

 

 

 

2022年8月3日